循环经济崛起“佛山板块”_主页

67555.com当前位置: 主页 > 67555.com >

循环经济崛起“佛山板块”
更新时间:2021-09-08
 

  这片有着“制造之都”美称的土地上,有一个测算,这里平均每秒就有2个电饭锅下线台微波炉,全国建筑陶瓷六成出自这里,每四件家具就有一件来自佛山……

  庞大的制造业背后,大量资源在这里汇聚流向生产,大量废料、次成品随着产品一同出生,应产业链配套的需要,衍生出循环经济上独特的“佛山板块”。

  从有色金属到废旧钢铁,从废旧家电到废旧纸箱,从家具边角料到中药药渣,从陶瓷废渣到废电池……

  在“变废为宝”的道路上,某些领域佛山已产生行业龙头,比如沃德森板业有限公司,是全国乃至亚洲地区“废弃木材循环利用”领域技术最先进、产业化规模最大的龙头企业,佛山市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是亚洲最大的废旧电池回收处理企业,拥有行业领先技术的它们也开始向全国范围进军以分得更大的蛋糕。

  一个铝厂生产一吨电解原生铝锭大约需要16000度电,而生产一吨再生合金铝却只需要20度电,循环经济的意义由此可见。

  南海的张兰英打扫卫生时,在抽屉中翻出两节已生锈的充电电池,她没有像往常那样将电池丢进垃圾桶,而是用一个塑料袋小心包好。在南海桂城中心小学上学的女儿,将会把电池带到学校的废旧电池回收箱中。

  它们不再被运到垃圾填埋场填埋,也不再被送往焚烧炉焚烧,它们走上了“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回收再利用”的道路。在中国,仅有10%的电池能有这样的旅行。

  不久,它们将与更多的电池伙伴汇集,一齐送往专业的电池回收企业,它们的身体接受拆解、材料分选等程序的处理,除少量物质残留在生产线上外,它们身体的成分高达98.5%可被回收。之后,这些成分被运往电池生产厂,成为新电池的原料,经过材料的重新组合,新电池销往市场。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有电池回收的非正规军,即一些个体小作坊,他们简单拆解电池,把铜盖与石墨棒分出来,其余难再分解利用的部件则扔到垃圾场。

  事实上,电池全身是宝,但是需要经过专业的处理,才能将镍、钴等材料分选出来,再次成为原料。

  8年前,一群来自电池制造的创业者,发现了电池生产行业面临着资源困境,较多原料需从国外长期进口,而电池次品无法处理变成垃圾。他们相中了废旧电池这座“矿山”,在他们的努力下,诞生了废旧电池专业处理企业——邦普。

  就在邦普创立的那一年,佛山再生资源行业中规模最大的再生金属产业,取得了一项殊荣,获得“中国再生金属物流加工基地”称号。当时的南海大沥,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废旧五金及再生金属收集、分拣、熔炼、深加工产业链,年再生金属流通量达200万吨,约占全国总量的1/3。进口再生金属资源的总利用率能达到97%,为中国制造乃至世界制造供应再生资源。

  在环保低碳经济的视野中,城市产生的所有废旧木材都是森林,废弃木材不再送往垃圾场产生碳排放,而是经过再生继续循环利用。

  2000年,佛山工业总产值突破2000亿元大关,此时正是佛山摸索工业固废再利用道路的开始。在佛山家具、陶瓷等优势产业中,随着产业的规模化成长,生产过程产生大量的废料。“变废为宝”资源再利用的各种尝试逐渐展开。

  2000年,顺德家具产业突破百亿。乐从家具市场与龙江家具制造已是闻名全国。当时的顺德家具厂,生产繁忙。来自内蒙古的吉发在顺德看到这样的场景,一批批木料被运进家具厂,经过刨、雕、漆等工序生产出家具,留下了一堆堆的边角料与木屑,这些废料被当成垃圾丢掉或者烧掉。

  吉发毕业于南京林业大学,看到此景,觉得十分可惜。一个念头在他脑中浮现,这一区域内聚集了上千家家具厂,每天就要产生大量边角料,若能集中到一起,量是非常庞大的,这些边角料能做什么样的文章?

  这样的念头点燃了吉发创业的激情,较早接触循环经济的他坚信,“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资源。”几位对木业内行的朋友同样感到兴奋,于是他们共同创办了沃德森。

  当年,家具生产企业并不理解沃德森人为何会对边角料、废木屑感兴趣,吉发到家具生产企业回收家具边角料时,被误会成“回收佬”。

  经过较长时间的潜心研究,沃德森研制出可以将木屑压成木制品的专利技术生产模具,木材废弃料再生以新的形态继续在地球上旅行。

  专家估计,我国各种废弃木质材料年可利用量约8000万立方米。如果利用其中的10%生产纤维板和刨花板,可形成100亿元以上的年产值,如果废旧木材和废旧木制品充分回收利用,每年将可节约木材3000万余立方米。

  “向哥本哈根致敬!我们一起为地球降温”、“你把废旧木材给我,我把碧水蓝天给你”……痴迷于挖掘废弃木材这座矿山的沃德森人,接触废弃木材再生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实现变木屑为家具之后,沃德森还尝试与本地药企冯了性药业合作,每年3600吨中药药渣,成为沃德森生活纤维板的原材料被再生利用。在沃德森的生产线上,绿色风管和风管发出巨大的风压声,被提取的纤维就在风管中完成破碎、除杂、生产、传递,变成半成品。这些半成品经过再加工,就完成了从制药厂的废药渣、家具废弃物到全新家居用品材料的转变。

  “消费品报废,如果方式不当,将变成真正的碳排放,如不用的衣服报废时使用焚烧,燃烧产生CO2排放。但如果废弃物循环再利用,使碳固化下来,经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加工成为新产品流回制造环节,回到消费市场,碳足迹得以循环。”吉发认为。在环保低碳经济的视野中,在城市产生的所有废旧木材都是森林。这就是沃德森“城市森林”资源概念,废弃木材从链条上不再送往垃圾场产生碳排放,而是经过再生继续循环利用。

  与家具产业一样,佛山陶瓷生产基地,在生产过程中也产生了大量的废浆渣。较早之前,大部分陶瓷企业对这些废浆渣都是进行简单地填埋,占用了大量的土地资源,甚至造成二次污染,据保守估计,仅广东省每年就有400多万吨陶瓷工业废渣,如何将陶瓷废浆渣充分利用起来,从这些固废中挖金子,成为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

  经过较长一段时间的摸索,佛山现在有不少陶瓷企业在废浆渣利用上取得了较为成功的经验。佛山市溶洲建筑陶瓷二厂研发的陶瓷固体废料循环利用技术目前废料利用率达70%,实现产值超2000万元,每条生产线万吨陶瓷废渣,蒙娜丽莎轻质陶瓷板利用工业废渣达到50%,其还利用陶瓷废渣制成的无机板材复合保温一体化系统,是一种利用工业废渣循环再利用的低碳产品,不仅节能环保,还具有防火、保温、装饰等多项功能。

  进口废物料利用率非常高,几乎是达到百分之百。大沥的再生金属性能也很接近原生金属。在国内,每流通10吨再生金属,就有2吨与大沥有关,在国际上,每流通15吨再生金属,有1吨就来自大沥。

  在大沥一家再生金属企业的生产线上,几百名工人围着堆成小坡的垃圾混合体进行分拣。南海金属再生企业的加工对象就是这些由国际发达国家进口的废物料。进口废物料利用率非常高,几乎是达到百分之百。大沥的再生金属性能也很接近原生金属,“瑞士手表、日本空调,这些在原材料选配上近乎苛刻的产品,其中有不少金属材料就选自中国大沥。”一位前来大沥考察的日本企业家感叹。

  统计资料显示,大沥再生金属流通量在2005年左右占到全国的三分之一,这几年这一产业在其它区域同样蓬勃发展,大沥产值上变化不大,但占全国总量就降至20%。可以这样说,在国内,每流通10吨再生金属,就有2吨与大沥有关,在国际上,每流通15吨再生金属,有1吨就来自大沥。

  “这是发动机铝,这是汽车另一个部件上的合金铝。”现场的工人用肉眼就可以从垃圾堆中分辨不同部位的铝合金而进行分拣,将成分类似的部件归类放在一起,以便后期再加工。

  “人手分拣”“肉眼分辨”,对于从业者的熟练程度提出高要求。熟手的分拣工工资达到5000元/月。有一些企业积攒了资金之后,通过引进先进设备实现产业升级。运用机械设备,可以减少对人工的依赖,大大提高产能,也改善工人的从业环境。

  “珠三角劳动力成本这几年不断递增,这一产业通过十多年在佛山积累了经验之后,较多老板已经开始向外拓展,在一些劳动力成本低、产业政策优惠的地方投资设厂,这也是开疆辟地、占领市场的决策。特别是这几年,较多地方建设循环经济园区或金属再生产业园,都向大沥再生金属行业的企业家伸出橄榄枝。从目前来看,在天津子牙、江西鹰潭、广西梧州等地的金属再生园,南海企业投资的比重是较大的。”南海区再生资源协会秘书长陈杰鸿介绍说,“金属再生产业,此前一直是与进口垃圾打交道,但是,我们坚信,在中国,经过30多年的工业化发展,在家电下乡、节能汽车优惠政策下,已催生了一大批家电、汽车的报废,而汽车的报废集中期也将马上来到,大概在10年左右的时间,金属再生会迎来新一轮发展高潮。南海企业走出去布局,也正是为了未来可以占领更大的市场。”

  资源再生行业如果局限于一个地方发展,是难以实现规模化、有效益地发展。沃德森同样较早部署走出去战略。

  从2008年开始,不断发展壮大的沃德森开始在全国进行布局。目前韶关、云浮、阳江,内蒙古满洲里、山东巨野等地设置多个废弃木材回收处理中心,将废弃木材二次利用产业推向全国。其中在山东巨野启动建设了总占地面积为3800亩的秸秆木材综合循环利用创新技术产业基地,以农作物秸秆、速生杨木和木质废料为主要原料,制造人造板和木煤。

  全国仅有10%的废电池进入回收再利用渠道,对于专业处理企业邦普来讲,这一市场应该是巨大的。然而,全国性的电池回收体系不健全,导致邦普面临“吃不饱”的情况。

  为了完善链条,让废旧电池能更多流向回收再利用渠道,邦普公司还建立起了回收体系。然而,社会的电池回收、电器设备配件报废收集等渠道的回收量目前还很低,导致原材料的不足。除了回收难的原因外,地区之间的回收管理机制不协调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目前省市之间关于电池回收的程序不一,省市之间回收渠道存在机制性制约。作为在佛山注册的企业,邦普想走出佛山将公益回收事业拓展至广州甚至省外城市面临较大的困难。

  十八大报告提出,发展循环经济,促进生产、流通、消费过程的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最近,《“十二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讨论通过,推动再生资源利用产业化成为今后重要任务之一。

  然而,这一产业的从业者却参差不齐,正规军与小作坊在利益链条中争夺资源,正规军要更好地发展受到影响,而小作坊只是简单处理,既不能实现资源最大化再生,又容易形成二次污染。

  人大代表董明珠在今年两会上建议政府要针对回收系统出台强制性政策,并通过建立电子废弃物公共回收平台,形成回馈、鼓励全民参与的回收模式,建立和完善回收体系。她还建议政府成立专门的电子废弃物管理部门,全面负责管理废弃家电和电子产品循环利用的整个过程。她还表示,应以法律明确电器用户的“回收、废弃责任”,尤其是“使用超龄家电而产生的事故应由用户自行承担”;电器废弃者有责任送交正规回收部门来处理电子废弃物,“随意抛弃或经不规范渠道处理电子废弃物,将承担法律责任”。

  “的确,现在的行业发展受到较大的限制,政府、生产者、消费者及回废利用者整个体系的责任及利益没有明晰,难以形成良性的责任体系。特别是回收体系,政府应该承担建立体系及出台保障体系运营机制的责任,单靠企业,我们不清楚如何能实现全国性回收体系的建立。”佛山一资源再生企业负责人如是称,回收体系不完善将限制产业化发展。

  由于循环利用企业的科研投入和生产成本费用较普通企业高,如果政府不把好关,让这个行业一哄而上发展,那可能会出现二次污染的风险。其建议,政府应推动建立有规范的“回收主体”。“回废”企业不是“收买佬”,要设有门槛,要有资质才可从业。可以考虑设立专项科研经费支持“垃圾”再利用企业的研究。再者,政府还应该帮助推广利废产品,如在市政工程或者采购中可以考虑运用利废产品。

  对于回收行业的发展,佛山邦普持乐观态度,邦普认为,电池回收行业前景肯定是美好的,但目前在各城市终端开展的跨区域公益回收体系所遭遇的回收难等问题,更需要政府的引导与支持。

  近期,《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正式公布,按照《规划》内容,我国争取到2015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累计产销量达到50万辆,到2020年超过500万辆。

  新能源汽车在未来五到十年大规模推广后,电动汽车动力电池回收产业的年产值将达到3000亿以上。

  即便新能源汽车计划上马落实,要等到动力电池进入报废高峰期,仍需要5到8年的时间,而大量的废旧电池将会如何回收处置,目前虽未有确定的解决方向,但最终方向脱离不了由生产者自主回收,与鼓励回收企业参与回收这两大模式。

  为推动环保废物管理,香港政府计划于全港设立5个小区环保站,支持小区回收,提高废物回收率。本身经营环保回收公司的香港环保回收业总商会主席罗耀荃指出,回收业面临的最大难题是觅地难,环保站可作中转站及分类用途,协助业界减轻成本,加大回收量,政府应在各区设立环保站。

  香港每日产生大量可回收废物,回收量相当可观,以其公司为例,每年可回收各类废品达10万吨,但由于香港市民的分类做得还不够,回收需要更多地方做后期分类,而政策必须配合,协助回收业解决用地不足的问题。

  佛山是国家商务部第三批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试点城市之一。《佛山市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简称《办法》)鼓励单位和个人积攒和交售再生资源,鼓励有实力的龙头企业参与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要求社区居民、商业店主等应自行对生活垃圾进行初分类,有条件的回收网点对回收物资进行“二次分类”。

  配套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佛山市出台《佛山市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简称《办法》),鼓励单位和个人积攒和交售再生资源,鼓励城乡居民对生活垃圾进行分类,促进再生资源的回收管理。办法针对工业园区配套回收点有明确要求,工业园区由园区管委会按照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规划提供建设回收站点所需场地,原则上每个工业园设置再生资源回收站,负责对工业园区范围内的再生资源的回收。

  《办法》还要求新报规划住宅区应当按照辖区内再生资源回收网点设置规划要求预留建设社区回收点所需场地。

  习 情侣装台湾地震新一轮城镇化日本防相演讲城管局遭打砸 演奏中储粮火灾护士扇女童 和解热火3-3步行者公务员 新三高症烟草公司超缴公积金中国首架波音78720万儿童失踪未婚妈妈 罚款习晤特多总统澳门开奖直播


今天晚上开什么生肖| 香港六和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大红鹰现场报码室|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特别来料|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 六合管家婆| 本港台现场直播| 白小姐论坛| www.592766.com| 码会传真|